Header

2020-06-19 04:20

毛群安:所以正在考虑,要不要确立生育间隔,要不要年龄限制等问题。

第一回合:能不能靠民营医院解决“生孩难”?

毛群安:记者都在问什么时候实施新政。北京说的是3月,我接到通知,明天下午去做备案审查,北京应该也在列。这是个好政策,但实施得好很难。不多生孩子的情况下,妇产医院都很难进了。目前医院床位,满足起来都有困难。现在生孩多难,又要找医院,又要做保健,月嫂一个月都要3万。现在可以发展民办医院。

第二回合:3月1日前,可不可以怀孕?

毛群安:这个政策,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满足老百姓的生育需求。这个事,确实考虑的因素很复杂。在我们国家,独生子女就一代,这个政策解决了这个问题,等于是回应八十年代计划生育政策。这也是为什么先放开双独生子女家庭,再放开单独生子女家庭。但现在确实要考虑相应的保障。据我们调查,有资格的不一定都生。不生的,独生子女政策继续,生了的过去享受独生子女的补贴也不用退。

昨日下午,海淀代表团一组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,围绕“单独二孩”这一政策展开了激烈的讨论,会议室里瞬间“炸开了锅”。国家卫计委新闻发言人毛群安、国土资源部执法监察局局长李建勤、海淀区委书记隋振江、超市发双榆树店王爱平等多位市人大代表集中火力,展开一场“单独二孩”的“多回合”舌战,就产科床位目前的困境、“3月1日是怀还是生”以及将会出现的人口问题各抒己见,讨论现场别开生面。

毛群安:没有。必须拿到指标之后,再怀孕。

毛群安:支持民营,但也要兼顾公立医院。

第三回合:人口控制与“单独二孩”是否矛盾?

王爱平:我们还鼓不鼓励一胎,一胎的奖励还有没有?我觉得还应该加大一胎奖励。大家一窝蜂地生孩子,政府还应该担心,现在北京人口压力这么大,大家都在谈人口问题,这个还没解决,另一波新的单独二孩又出生了。

李建勤:也是,假如一个社区,一下500人来申请生二孩,怎么办?现在环境资源压力这么大。

毛群安:大家以为三中全会一决定就可以生了。其实是要走程序的,涉及到人口预测,还有人大修改法律等等。

李建勤:说句难听的,还规定别人什么时候怀啊。规定3月1日后生不就行了。

隋振江:那能不能开放民营医疗来解决问题?

隋振江:我觉得就应全放开。哪头大哪头小由市场去调节。和国企改革一样,都要经历阵痛。

李建勤:是不是3月1日后生都行。